聚焦行業熱點 建筑高端視角
探討業務模式 展示行業風采
主辦單位:長春市中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今天是:
財經時評:周小川:金融市場可望更為穩定 深化改革的決心未變等
作者: 發布于:2015/11/3 15:21:36    所屬期刊:    點擊量:

周小川:金融市場可望更為穩定  深化改革的決心未變

  9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表示,盡管近期金融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但中國政府深化改革的決心并未改變。
  周小川指出,今年6月中旬以前,中國股市泡沫不斷積累,3月—6月,上證指數上漲了70%。6月中旬以后,中國股市發生了三輪調整,其中前兩輪調整未有國際影響,8月下旬的第三輪調整產生了一些全球性影響。為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中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人民銀行通過多個途徑向市場提供流動性。中國政府的措施避免了股市斷崖式下滑和系統性風險發生。
  周小川強調,股市調整以來,杠桿率已明顯下降,對實體經濟也未產生顯著影響。鑒于金融市場的相互影響,人民銀行于今年8月11日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進行了改革,加大了市場決定匯率的力度,這是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步驟。目前,股市調整已大致到位,金融市場可望更為穩定。盡管金融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中國政府深化改革的決心并未改變,仍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批準的計劃有序推進各項改革。


尚福林:存貸比監管已不適應當前發展需要

  8月24日,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首次審議的商業銀行法修正案草案,擬刪除商業銀行貸款余額與存款余額的比例不得超過75%的規定,將存貸比由法定監管指標轉變為流動性風險監測指標。
  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受國務院委托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修正案(草案)》作說明時表示,存貸比監管在當時對于約束商業銀行信貸規模過快擴張,防范和控制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發揮了積極作用。但隨著經濟、金融的發展,存貸比監管已不適應當前商業銀行資產負債多元化和業務創新發展的需要,取消存貸比監管指標是銀行業改革以及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的需要,也符合國際慣例。尚福林強調,考慮到商業銀行法全面修改涉及面廣、問題復雜,短期內難以完成,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作為穩增長的一項具體措施,先就取消存貸比監管指標盡快修改商業銀行法,具有積極意義。銀監會將與法制辦等部門抓緊推動商業銀行法的全面修改工作。


楊子強:構建多層次金融服務體系 支持養老服務業   

  8月31日,人民銀行黨委委員、行長助理楊子強在赴福建省泉州市、福州市調研養老金融服務工作時指出,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是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戰略選擇,對于穩增長、調結構、惠民生,培育新興經濟增長極具有重要現實意義。當前,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銀發群體日漸龐大,養老金融服務需求和未來養老服務業發展空間巨大。金融部門要高度重視,抓住機遇:一是要抓住養老服務業和養老金融發展的關鍵機遇期,提早介入,加緊布局,提高養老金融服務專業化水平。二是要切合養老服務業特點,認真思考對接的重點領域和具體模式,探索構建多層次金融服務體系,支持養老服務業加快發展。三是要加強政策協調,與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密切配合,形成促進養老服務業發展的財稅、金融、產業政策合力。
  下一步,央行將繼續按照國務院部署要求,會同民政部及相關部門做好養老金融服務發展頂層設計,加緊出臺政策措施,為養老服務業發展營造良好金融政策環境。


林毅夫:十三五保持7%左右增長應沒有問題

  9月10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在“鳳凰—北大國發院早餐會:中國經濟轉型新挑戰”上表示,“十三五”期間我國GDP保持7%左右的增長應該沒有問題。
  林毅夫表示,中國存在GDP保持8%增長的潛力,能不能變成現實的增長率,取決于內、外部因素。外部因素方面,在國際經濟周期下行的情況下,“馬車跑慢”,增長率就會從8%往下行。國內經濟運行一方面受到國際周期造成的部分產業產能過剩影響,一方面投資減少。收入水平在過去幾年增長較快,而隨著現在競爭優勢產業逐漸轉型,如何找回新的競爭優勢產業,實現產業升級,其中既有市場的作用,又有政府的作用。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產業升級空間較大,而這些產業升級都是由投資來控制的。
  林毅夫表示,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基礎設施存量還有差距。在經濟下行的時候,應進行基礎設施的投資。同時,環境的改善需要技術投入,加上城鎮化發展等因素,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具有非常多的投資機會。


樊綱:中國房地產已經實現軟著陸   經濟需要逆周期政策

  8月12日,著名經濟學家、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樊綱在“2015年博鰲房地產論壇”上表示,從2014年到2015年房地產形勢的改變,說明國內房地產市場并未像外界預測一般會崩盤,到目前為止,形勢已經非常明朗,中國的經濟正在進行軟著陸。
  樊綱指出,2004年至2007年,中國經濟大熱,房地產開始進行調整,2009年至2010年地產市場二次過熱,從而導致了目前大家所看到的問題。為了應對房地產過熱問題,中國政府開始采取比較嚴厲的緊縮政策,諸如史上最嚴厲的手段——限購,然而當市場和經濟逐步趨穩的時候,緊縮政策就應該逐步退出。樊綱表示,當一個市場、一個經濟已經熱起來的時候,政府要采取逆周期政策,即采取“壓”的政策,千萬不能再刺激政策,決不能再“填一把火”。


李稻葵:中國經濟需“針灸式”刺激

  9月9日,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2015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當前中國經濟無需強刺激,需要有針對性地扎關鍵的“神經節點”,并有望在三年內完成U形調整。
  李稻葵表示,雖然當前中國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但尚無需采取強刺激措施,中國經濟總體來說正在重組,不宜打亂這一正常狀況,應采用“針灸療法”,在關鍵穴位進行調整刺激。首先,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成本須大幅度下降,并發行一些長期的、有政府擔保的債券來支撐基礎產業投資和長期基礎設施投資;其次,已規劃的投資要盡快按時落實,地方政府則及時給予激勵;再次,已宣布的改革,尤其是國有企業改革必須公布細節,盡快推出試點方案,讓投資者和社會經濟參與者看到改革落地的亮點。
  李稻葵強調,雖然近兩年中國經濟面臨艱巨的調整任務,新的經濟增長點仍未完全營造出來,但中國在解決經濟問題方面有辦法、有武器、有彈藥,前景仍然看好。從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一季度,中國經濟有望逐漸企穩。三年內,中國經濟應該能夠走出一個比較好的大底部U形,呈現向上趨勢。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
  
青海快三中奖号码